课纲文白之争 台媒:当局让教育沦为政治战场__新时社网
当前位置:新时社网 >> 台湾 >> 麻辣台媒 >> 课纲文白之争 台媒:当局让教育沦为政治战场

课纲文白之争 台媒:当局让教育沦为政治战场

  台教育部课审会大会翻盘,推翻先前高中语文课纲文言文比率45%到55%的决议,将文言文占比下修为35%到45%。这个重大转折,其实是民进党将课审大会变成政治审查大会,教育部长潘文忠则更亲自扮演推手,把教育场域变成了政治格斗场。整个过程,就是一出以民粹围事、借程序霸凌的戏码。

    日前台教育部长潘文忠(右二)主持课审会

  民进党为了回报反服贸和反课纲的觉醒青年助其夺得政权,除了在政治上不断给予免诉的优遇,在教育上更赋予高中及大学生参与审查课纲的权力。

  在自己的课纲自己审的错乱逻辑下,一度连小学生和初中生都报名参选课审会代表的荒谬剧。李家同教授曾为此痛批教育部疯掉了,其实,教育部很清楚自己在干嘛,所做所为,正是要把教育变成为政治服务的工具。

广告

inRead invented by Teads

  且看这次语文课纲的文白之争,学生委员盛气霸凌课纲研修教授的场景,缺乏专业的课审委员掏出网路黑箱的选文,以本土意识强力主导课审方向,议事程序则被拿来套招,推翻研修小组的提案。更可议的是,前番争议好不容易落幕,教长潘文忠又让程序问题推翻共识,表面上口口声声尊重专业,实际上只为满足本土派的勒索。

  试想,稍早立法院长苏嘉全以一事不二议为由,蛮横通过前瞻特别预算的审查;如果蔡当局认为一事不二议是对的,那么课审会有何理由推翻上次会议的结论?从反服贸到反课纲,学生把反黑箱喊得震天价响,把程序正义说得神圣无比;而今,却大玩黑箱网路票选而面不改色,其所谓程序正义,无非是要达到自己的目标才肯罢休。

  当课审委员以民粹围事,借程序霸凌,专业领域横遭践踏,最后审出一个政治妥协的语文新课纲,潘文忠或许自以为文白两派兼顾,政治手段了得。但他可曾想过:当教育不断遭到政治干扰,专业不断退让,老师如何在学生面前保持专业坚持,而撑起台湾的百年大计?当课程的浅薄化造成学习阶级化,当内缩的学习造就视野狭隘的下一代,潘文忠究竟要把教育带往何处?

  深一层看,文白之争只是表象。民进党在野时以改革之名,刮取选票;执政后,所做所为却是不断的去中国化及内缩自闭,这如何为下一代缔造更明亮的未来?历史课纲已经宣告去中国化,未料语文课纲出现强烈反弹,只得以折衷调降文言比率与推荐选文数目暂告妥协,但仍一方面擂起文言选文战鼓,另一方面确立白话选文战果。

  在全球化的时代,台湾封闭之风,却从政治、经济领域迅速向文化、教育领域蔓延。在这里,民主的皮囊里装的其实是民粹的鸦片,改革的口号下包裹的其实是去中国化的自戕,多元文化则被拿来包装文化台独,所谓专业更只被当成政治的奴婢。幼稚当道,平庸为尚,至于学生的受教权益与未来前景,则显非所问。

  讽刺的是,当年反课纲的觉醒青年,有些如今已摇身变成另类觉醒的中华青年,转赴大陆就业。他们曾经冲撞与转折的历程,或许是其学习成长过程重要的一课,然而,这些争端却让后来无数学子必须为他们的学习成长付出代价。语文课纲文白之争,只算续集。但问题不在觉醒的青年,而在那些时时以收割政治稻尾为念的政客。

  遗憾的是,民进党以讨好年轻人为能事,并洋洋自得于新世代选票皆其囊中物。名为倾听新世代心声,实为驱策懵懂青年抢占教育领域的滩头;名为鼓励年轻人参与,实为役使热血青年沦为政治场域的打手。然而,民进党眼里不知有专业,教育部长则一味向政治献媚,遂使台湾一整个世代的素质与未来竞争力,沦为向民粹神殿媚俗献祭的牺牲贡品。

扫描本文章到手机浏览

扫描关注新时社官方微信

0% (0)
0% (10)

点击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