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文白之战"再反转 台网友:我们的未来怎么会有希望__新时社网
当前位置:新时社网 >> 台湾 >> 麻辣台媒 >> "文白之战"再反转 台网友:我们的未来怎么会有希望

"文白之战"再反转 台网友:我们的未来怎么会有希望

  台当局教育部课审会大会重审降低高中语文新课纲文言文、白话文比率,图中为台当局教育部长潘文忠。(图片来源:台湾《联合报》)

  岛内2019年高中语文课纲文言文白话文比例审议结果23日出炉,决议要将文言文比例从目前占45%到55%,调降到35%到45%,推荐选文从20篇减至15篇,较本月10日的决议上演大逆转。

  据台湾《中国时报》报道,岛内2019年要实施的12年义务教育课纲,关于高中语文科部分,台教育研究院研修小组花了2年时间征询第一线语文教师意见后,订出文言文占45%至55%、必读古文20篇的草案。相较2010年课纲古文比例45%至65%、必读古文30篇,已经是下降了。不过这样的比例还是有人不满意,普通高中小组向课审会提案,高中语文科文言文比例降到30%以下、必读古文降为10到15篇。

  此事在岛内引发轩然大波。

  岛内12年义务教育课纲审议有争议。(图片来源:台湾《联合报》)

  据《中国时报》早前报道,支持及反对的团体经过3周交锋,在本月10日台当局教育部课审大会中进行决战,4项调降方案表决均未过关,最后回到研修小组最初所提45%到55%。《中国时报》彼时称赞这是迟来的正义。

  谁曾想,就在各界认为文白之战闹剧终于落幕并一片叫好的时候,此事竟翻案了。

  台湾文学馆前馆长、著名诗人雨弦在接受台湾《旺报》访问时直言很遗憾。他表示,没有古,哪有今,本来他对于日前会议决定维持文白比还感到欣慰,想不到最终被翻案。他强调,文言文是了解文化重要的根,根要雄壮,才能枝繁叶茂。

  台湾文学馆前馆长、著名诗人雨弦对于台湾语文教科书文言文比例被调降感到遗憾。(图片来源:台湾《中时电子报》)

  据台湾《联合报》报道,岛内律师王瀚兴指出,台立法院审议前瞻特别预算案时,立法院长苏嘉全主张一事不二议,但为何这次审课纲,上次已决议,也对外公布,又可以再议?他指出,教育部为了要减少文言文比例,派律师坐镇课审会,先射箭再画靶,实则威权玩法。

  王瀚兴说,重新翻盘于法无据。除非是上一次会议决议违法或登载不实,才可以撤销原来的决议,如果都没有,根本不构成翻盘理由。就跟法院判决宣示一样,我能说判错了,有当事人抗议,就要翻盘吗?如果翻盘了,就代表前面决议是违法的,教育部长(潘文忠)应负政治责任下台。

  据《中国时报》早前报道,台中研院院士王德威等人曾发起语文是我们的屋宇:呼吁谨慎审议课纲联署,获得5万多人连署支持,包括余英时、李壬癸、胡佛等超过24位院士,及余光中、白先勇等文学巨擘,强调应尊重专业,文类比例不宜任意裂解限缩。

  诗人余光中(图片来源:台湾《联合报》)

  据《联合报》报道,王德威等人今天发布最新声明表示,此次课纲审议过程专业意见受到漠视,教育部扭曲议事程序压倒专业,严正谴责轻率的表决,让台湾教育改革史步入最黑暗的一日。

  声明指出,10日草案通过后,民进党多位立委接连点名教育部长与课审会代表弃权的各种发言,加上23日课审会的翻案与重审,政治干预课程审查的斧凿痕迹,处处可见。

  参与联署的诗人渡表示,23日的开会结果否定10日的决议,也就是敎育部打脸教育部!准此,将来所有教育部的会议结论、决议都有不确定性,后现代的特色想不到也出现在教育部。

  潘文忠回应文言文争议问题。(图片来源:台湾《联合报》)

  面对外界争议甚至要求下台负责的声音,据《联合报》报道,潘文忠声称,文言文比例下降是委员会经过充分讨论决定。据台湾中央社报道,台当局教育部国教署长邱干国回应称,由于程序已完成,相信下次课审大会时,应该不会翻盘否定9月23日的会议纪录。

  台湾网友在纷纷痛批:把教育搞成这样子!一棒不如一棒!教育潘文忠摧毁的是一代学生的语文程度,现在许多地区都纷纷增加古文,只有台湾是反其道而行,所以他是摧毁台湾的元凶,请潘文忠不要在误人子弟了政治污染了纯洁的教育!看看那课审的组成方式(政党推荐)就知道了啦!教育这么搞,我们的未来怎么会有希望呢?标准黑箱作业!历史会记得你。

  

  台湾高中课纲文言文比例翻案。(图片来源:台湾《联合报》)

  台湾《联合报》今日发表评论文章指出,这个重大转折,其实是民进党将课审大会变成政治审查大会,潘文忠更亲自扮演推手,把教育场域变成了政治格斗场。整个过程,就是一出以民粹围事、借程序霸凌的戏码。

  文章说,文白之争只是表象。民进党在野时以改革之名,刮取选票;执政后,所做所为却是不断的去中国化及内缩自闭,这如何为下一代缔造更明亮的未来?在全球化的时代,台湾锁岛之风,却从政治、经济领域迅速向文化、教育领域蔓延。民进党眼里不知有专业,台当局教育部长则一味向政治献媚,遂使台湾一整个世代的素质与未来台湾竞争力,沦为向民粹神殿媚俗献祭的牺牲贡品。

扫描本文章到手机浏览

扫描关注新时社官方微信

0% (0)
0% (10)

点击排行榜